快捷搜索:  as  2018  FtCWSyGV  С˵  test  xxx  Ψһ  w3viyKQx

和记怡情博乐:诗经 国风·郑风·女曰鸡鸣



女曰:“鸡鸣”,士曰和记怡情博乐:“昧旦”。“子兴视夜,明星有烂。”“将翱将翔,弋凫与雁。”

“弋言加之,与子宜之。宜言喝酒,与子偕老。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。”

“知子之来之,杂佩以赠之。知子之顺之,杂佩以问之。知子之好之,杂佩以报之。”

【题解】

这篇是夫妻的对话。第一章说:鸡叫了。夫说:天将亮未亮。妻说:你起来看看天吧,启明星那么亮。夫说:那我要去射凫雁了。第二章妻说:射得凫雁我为你制肴下酒。愿我俩能白头偕老。你操琴我鼓瑟,生活多美好。第三章夫说:知道你是真关心我,送你杂佩答谢你的爱。知道你对我很体谅,送你杂佩表达谢意。知道你是真爱我,送你杂佩奉告你你我心思是一样的。

【注释】

(1)昧旦:犹“昧爽”,天将明未明的时刻。

(2)兴:起。视夜:察看夜色。

(3)明星:即金星。凌晨金星呈现在东方,称为启明星或明星。有烂:犹“烂烂和记怡情博乐”,豁亮。天将明的时刻众星隐蔽,独启明星显得更亮。

(4)飞和记怡情博乐翔:本是鸟飞之貌,这是指人的动作,犹“遨游”或“徜徉”。比喻人自由从容地行走。

(5)弋(义yì):同“鸢(冤yun)”。用生丝做绳,系在箭上来射鸟叫做“弋”。凫(符fú和记怡情博乐):野鸭。

(6)加:古读如“歌”。加之:掷中它。

(7)与:犹“为”。宜(古读如俄):做肴。宜之:言将凫雁加以烹调,做成肴。本章的“言”字都是语助词。

(8)御:侍。在御:犹言“在侧”。

(9)静好:恬静和乐,指琴瑟之音。《常棣》篇云:“妻子好合,如鼓瑟和记怡情博乐琴”,这里说琴瑟静好也是借琴瑟喻夫妻。第二章都是妻对夫所说的话。

(10)来:温柔。和下文的“顺”、“好”意义相同。

(11)杂佩:前人所带的佩饰,每一佩上有玉、有石、有珠、有珩(横héng)、璜、琚(居j)、瑀(雨y)冲牙,外形和材料都不属一类,以是叫做“杂佩”。

(12)问:馈赠。

【余冠英今译】

女说:“耳听鸡叫唤。”男说:“天才亮一半。”“你且下床看看天,启明星儿光闪闪。”“干起来啊起来干,射野鸭儿也射雁。”

“射鸭射雁准能着,和你煮雁做美肴。有了美肴好下酒,祝福我俩同到老。你操琴来我鼓瑟,多么恬静多美好。”

“晓得你对我真关切,送给你杂佩答你爱。晓得你对我体谅细,送给你杂佩表谢意。晓得你爱我是真情,送给你杂佩表齐心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